今天是:

网站首页  律所概况  专业部门  yabo2023团队  yabo2023风采  经典案例  yabo2023著述  律所动态  代理词选登  研究与总结  法律法规  法律咨询  联系我们

内容搜索:

首页 >>> 经典案例 >>> 阅读正文

亚博yaboapp|官方网站

录入时间:2010/5/15 22:46:01 今日访问:2394 来源于: 作者:陈西岳


     承办yabo2023 陈西岳

    案情提示:13年前,一个23岁的青年死于看守所。13年后,昔日幼子已经成年,当年的父亲已变成近八十高龄的老人,祖孙四人终于走进了法院的大门。但究竟是畏罪自杀还是伤情恶化延误治疗而死?《天堂里的父亲,告诉我您是怎样死的?》揪痛了很多人的心。是装疯卖傻还是被逼致疯?尸骨何以难寻踪迹?死因鉴定是否具有法律效力?公安机关是否存在过错?该案是行政赔偿还是刑事赔偿?(刑事赔偿要有违法确认前置程序,程序繁复对原告不利)13年之后迟来的诉讼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一系列问题,不仅在拷问着当事人、法官和yabo2023的理性和良知,也在拷问着法官和yabo2023的智慧和思辩能力。在物换人非,尸骨不存的情况下,《天堂里的父亲,告诉我您是怎样死的?》也许在行政诉讼范围内永远找不到答案,这不仅是当事人的痛,无疑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隐痛,这个社会的隐痛!作为yabo2023,一边挂着和平的橄揽枝,一手拖着法律的长剑,能够看到百姓与政府的和解,无疑是最大的欣慰!但22.5万元赔偿额依然能拈量出与权力相伴的是沉甸甸的责任!  

       代理效果及案件影响该案一审判决祁东县公安局赔偿原告 17万元,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达成和解,被告在一审判决的基础上增加5万元。《新视报》、《浙江民主与法制时报》及yabovip2008市资讯频道对本案的发生、审理及处理结果进行了专题深度报道。

                                             

                                                                            代 理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受当事人的委托,本人担任邹学识等四名原告诉祁东县公安局行政赔偿一案原告方的代理人,在开庭之前,本人听取了当事人的陈述,走访了部分群众,查阅了本案的一些阅卷材料,刚才又进行了法庭质证。现就相关事实和法律问题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本案应当由被告承担邹志荣死因的举证责任,我方当事人无须承担邹志荣死因的直接证明责任,只须动摇被告方提交的证据即可。

1、被告作为行政机关,在本案中具有特殊的地位,而且在当时的情况下,一切均在公安机关的掌控之中,根据举证的分配原则,对邹志荣的死因问题,被应当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

2、被告当时禁绝原告探视邹志荣的遗体,并强行将邹志荣的遗体火化,毁尸灭迹,剥夺了的原告收集证据和申请重新鉴定的机会和权利。如果被告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主张即所谓“畏罪自杀”的结论,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全部后果。(在法理上可参见《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九十二条规定,即当事人故意毁灭证据的,承担全部责任。)

 二、被告关于邹志荣“畏罪自杀”的主张不仅欠缺合法有效的证据,而且与事理和逻辑相违。

1、被告提供的三组证据,或同时不具备合法性和真实性,或不具备真实性,不足以证明被告的证明目的。

(1)、关于(94)湘祁公刑技第10号鉴定书

首先,在原告当时已经提出邹志荣的死与被告的违法行为有重大关系的情况下,被告即成为邹志荣死亡事件争执的当事人,被告内部鉴定人员应当全在回避之列,不能参与鉴定;其次,鉴定过程没有通知受害人的亲属即原告等人到场,鉴定书也没有附有照片等客观性的检验材料。总之,被告内部鉴定机构的鉴定行为违反法定程序,违反了《公安部刑事技术鉴定规则》相关规定,也违反了《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即看守所人犯非正常死亡时要经过检察院的检验,还违反了人民检察院法医工作细则》的规定。(该细则第十条规定,被监管人员非正常死亡的,应当属于人民检察院法医受理的范围)。

(2)、关于对同监犯人的问话笔录

对同监犯人的问语笔录是被告工作人员赵宇贵等人进行的,被告与被问话人之间存在特殊的管理与被管理及强制与被强制的关系,且赵守贵又是本案的利害关系人,应当回避而没有回避,因此问话笔录在调查程序上违法,问话笔录的内容不是被问话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具备客观真性实性。问话笔录陈述的事实与本案的其他证据相矛盾,与被告自己当时的处置措施也相矛盾。各个被问话人的表达方式和表达侧重是惊人的相似,特别是对肖要生的问话笔录(46页最后八行和47页的前四行),其中关于邹志荣说自己是主犯的内容和邹志荣的父亲同看守所邹干部(邹礼喜与邹志荣及亲属原本素不相识,只是仗义执言,看不惯有关人员的所作所为)是战友的陈述明显与事实不符(邹志荣的父亲早年一直在北方工作,根本没有当过兵),也违反事理,从中可以看出是被告有关人员事先精心安排,相互串通的结果,不仅编造死因的事实,而且想制造不利于邹志荣本人及亲属的舆论纷围。干警邹礼喜证实,被告为了逃避追查,在邹志荣死后不久,就把邹志荣同监人犯分散到其他监室去了。

   (3)、关于人民检察院对邹志荣同案犯的起诉书和人民法院的判决书

被告提交的对邹志荣同案犯的起诉书和判决书不能证明邹志荣是“畏罪自杀”。起诉书表明邹志荣不在被告人的范围之列,邹志荣的违法事实不是人民法院的审判对象。判决书中关于邹志荣“畏罪自杀”的记载是括号里一个转述说明,并不是判决书的主文,更不是判决书所确认的事实,“畏罪自杀”是公安机关的说法。邹志荣的死亡原因与盗窃案的审理毫无关系,人民法院也不可能对死因问题进行认定。邹志荣的死因问题没有经过法庭的质证,邹志荣的亲属也没有到庭参加庭审,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人民法院也根本不可能确认是“畏罪自杀”。人民法院转引被告的说法,只是为了说明邹志荣已死,不可能到庭参加审理的这一情况。

     2、从邹志荣死亡时的环境和他本人的情况来看,邹志荣不可能是上吊自杀身亡。

根据出庭作证的干警邹礼喜证言,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邹志荣既没有自杀的环境,也没有自杀的心理因素。首先,邹志荣所在监室共有16人,且正值中午,有值班员密集巡逻,邹志荣根本不具备上吊自杀的环境;其次,邹志荣当时身体极度虚弱,没有可以垫脚之物,邹志荣已不具备上吊的能力;再次,邹志荣在盗窃团体中只是起非常次要的作用,怎么可能会担心被“枪毙”?再有邹志荣上有二老,下有年幼的儿子,还有感情很好的妻子,也不可能有“畏罪自杀”的意图。

3、如果邹志荣是上吊身亡,被告为何禁绝原告等人探视遗体?为何违反相关法规的明确规定强制火化尸体以图毁尸灭迹?

 三、证据材料表明,邹志荣送往看守所之前,受了被告工作人残酷的暴力逼供,一直没有到有效的救治,伤情不断恶化,在死前已奄奄一息。

1、受害人邹志荣在被告工作人员抓走之后至送往看守所前,遭受了残酷的暴力逼供,且伤势十分严重。

被告方此前自己的调查材料和汇报材料也明白无误地述明邹志荣送进看守所时满身伤痕的事实和被告工作人员对邹志荣施行了“背宝剑”的事实。见被告1998年10月9日给yabovip2008市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的汇报材料和被告2000年4月24日给省政法委和yabovip2008市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的报告即祁公信(200)01号。见我方提供的证据3。)

出庭作证的的原看守所当天的值班干警邹礼喜再次证实:“邹志荣是当天晚饭后送到看守所的,送来时肩、背、腰、屁股、胸、双手及头部都有伤,大面积的肿胀青紫,我见邹志荣伤势很重,向监察室和公安局提出不能收押,但没有得到同意,只有收下来。”

2看守所值班干警证实,受害人邹志荣在死之前,一直没有到有效的救治,伤情不断恶化,在死前已奄奄一息。

看守所干警邹礼喜证实:“他(邹志荣)死前几天的时候,我值班见到他时,我见他总是瘫坐在地上,身体很瘦弱,不能说话只是不断地流泪,也吃不进什么东西了。”

 四、综合全案,结合被告毁尸灭迹的事实,我们完全可以推定,邹志荣是在刑讯逼供后没有得到有效救治,伤情恶化而死。

 五、被告及其工作人员在本案中存在多处严重的违法行为,有些行为还令人发指。

1、被告工作人员暴力逼供的行为违法性显而易见,无须多言。

2、被告当时对邹志荣采取的是收容审查这一行政强制措施,不应该送看守所羁押,被告把邹志荣送往看守所,其行为违反了《看守所条例》第九条的规定。

《看守所条例》第九条看规定:看守所收押人犯,须凭送押机关持有的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签发的逮捕证、刑事拘留证或者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监狱、劳动改造机关,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押解人犯临时寄押的证明文书。没有上述凭证,或者凭证的记载与实际情况不符的,不予收押。 

3、被告在邹志荣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把邹志荣送往看守所,同时还违反了《看守所条例》第十条的规定。

《看守所条例》第十条规定:看守所收押人犯,应当进行健康检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收押:(一)(略);(二)患有其他严重疾病,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活不能自理的。

 4、被告超期收审,期间没有办理任何延期的报批手续,其行为违反了公安部的相关规定。

根据《公安部关于严格控制使用收容审查手段的通知》第三条的规定,收容审查,应当在一个月内查清事实;案情复杂或跨省、区作案,在一个月内不能审查清楚的,报经上一级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审查期限一个月,如果仍不能审查清楚而又有延长审查期限必要的,可以报请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批准延长,但审查期限累计不得超过三个月。

5、赵守贵私自一人三次提讯邹志荣(检察院调查时认定的事实),违反了《看守所条例》第十二条的规定。

6、被告不救治邹志荣的不作为行为违反了《看守所条例》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看守所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 对患病的人犯要及时治疗。人犯服药,看守干警要在场监视。发现人犯患有传染病要立即隔离治疗。病情严重的,可以住院治疗;如办案机关决定变更强制措施时,依照规定办理。

7、被告强制约束原告等人的人身自由,禁绝原告等人探视邹志荣的遗体,严重践踏了人权,也背离了人类最起码的良知和道德底线,为任何文明社会所不耻。

8、被告强制火化的行为违反了《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

《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人犯死亡后,由看守所通知人犯的近亲属领回尸体火化;没有近亲属或者近亲属拒绝领回的,由看守所予以火化。

 六、被告的死亡与原告的违法行为存在因果关系,被告依法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被告上述的第1项违法行为为邹志荣的死创造了前提条件,被告上述第2至第6项的违法行为至使邹志荣雪上加霜,不仅得不到救治,反而进一步使身心遭受折磨,使病情不断恶化,最终导使邹志荣的死亡。总之是被告前述第1项至第6项的违法行为共同促成了邹志荣死亡结果的发生,如果被告在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依法办事,都可能避免邹志荣死亡事件的发生。因此,被告对邹志荣之死负有不可推卸责任。

   退而言之,即便按被告所述,邹志荣是上吊自杀,也是被告及工作人员一系列的乱作为和不作为行为使得邹志荣饱受肉体和精神的痛苦造成的,是被告的违法行为所导致的严重后果,这与同常意义上的自杀和自残在法律责任上有本质的不同,同样不能免除被告的赔偿责任。

 七、赔偿数额问题(略)

   当权力脱离法制的轨道的时候,一切皆可能发生!为了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为了避免行政机关借公权之名行违法乱纪之实,请法庭严格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立法宗旨,从严要求行政机关的举证责任。为了告慰死者,为了维护原告等人的合法权益,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及党和政府的形象,敬请法庭严格执法,依法公正判决!

以上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原告代理yabo2023   陈西岳

                                                              2008年1月18日

 


地址:yabovip2008市华新开发区祝融路8号沐林美郡第28栋18楼 电话:0734-8146358 传真:0734-8270450 E-mail:yedalaw@sina.com
网址:www.yedalawyer.com 乘车线路:101路、123路、340路、139路、104路、115路公交车 湘ICP备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