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网站首页  律所概况  专业部门  yabo2023团队  yabo2023风采  经典案例  yabo2023著述  律所动态  代理词选登  研究与总结  法律法规  法律咨询  联系我们

内容搜索:

首页 >>> 经典案例 >>> 阅读正文

亚博yaboapp|官方网站

录入时间:2010/5/14 21:46:58 今日访问:3436 来源于: 作者:邹鲁军


      2004年8月13日晚,我接到我的法律顾问单位yabovip2008市妇幼保健院领导紧急约见的电话,原来,当天下午,刚在该院生过孩子的产妇雷某的丈夫,武警yabovip2008市消防支队蒸湘大队助理工程师胡某某,竟然被人打死在电梯里。单位担心死者家属会找医院麻烦。我在了解了情况后,认为这是外人的犯罪行为所致,医院不应当承担责任。解释完之后就没放在心上了。没想到四个月之后,我会成为该案唯一一个一审被判处死刑的被告人的辩护人,更没想到这个案子会拖上四年出头!
    肖乐军家在郴州一个偏远的农村,那儿非常贫穷,他出生于1984年,与我的女儿同岁,才走上社会就因朋友义气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犯下大案,才20岁就很可能被判处死刑!看着这个英俊的小伙子,我对他和他的父母充满了同情,做了许多被人斥为“这不是辩护yabo2023该做的事”。比如说她们来yabovip2008,我开头是让他们住在我家里,还送了衣服,去看守所看望他们的儿子,我甚至开车送。但语言和文化差异让我与他的父母很难沟通,我听不懂他们的家乡方言,他们也听不懂普通话。他们对法律的理解我完全无法理解。有一天中午,我突然接到一男子的电话,自称是肖乐军的朋友,凶狠地恐吓我,说是如果辩护不成功,自然会有人来找我的麻烦云云。第二天我才知道,原来是肖乐军的母亲到看守所看望儿子,一男子主动拉话,自称在省里有“关系”,要她把辩护yabo2023的电话告诉他,并且向她要走了一千元钱,嘱咐她次日上午来看守所门口听消息,结果她等到下午五点还未见人,才想起给我打电话。这已经不能用“单纯善良”来形容了。
     一审辩护没有成功,肖乐军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他立即提出了上诉,但他家已经拿不出yabo2023费了,我不管不顾地继续为其担任二审辩护人,后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主动为其提供了部分二审费用。才不至于在后来长达三年的二审之路上连到长沙的路费都要yabo2023贴钱。
    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终于拿到了湖南省高级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改判为死缓。漫漫四年辩护路,走得实在太艰难,仅为了核实其立功表现就一言难尽!其间遭受的误会、恐吓、曲折,很难与人说清!好在终于挽救了他的生命。站在被打死的武警军官及其亲属的立场上,不知我是否会被理解?
   
    四年一案,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今天上午,我专程去yabovip2008二看最后一次会见他,看着卸掉脚镣的肖乐军,我衷心地恭喜他获得重生,并嘱咐他三条:
    一、今后再不能逞强斗气,二、学一门学艺,三、将来找个好女人成家,好好过一辈子。
    肖乐军虽然表示“大恩不言谢”,但仍旧向我鞠了一躬。也许我这一辈子再也不能见到他了,
    但愿肖乐军能早日脱胎换骨,重新做一个能过上正常生活的人。
    但愿世上不要再发生类似的悲剧!
附件一 一审辩护词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尊敬的法庭:
    接受本案被告人肖乐军的委托,担任他的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开庭前,我们仔细阅读了案卷,会见了被告人,刚才又参加了法庭调查,对本案的案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下面我们将依据本案事实和我国现行法律发表辩护意见,请法庭采纳,并与检察官商榷。
    在正式发言之前,我们向被害人家属表示沉痛的哀悼,《刑诉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辩护人责任如此,辩护发言如果引起了被害人家属或者其他同案人的不快,还请谅解。谢谢!

1         肖乐军不是故意杀人犯罪

    对于起诉书指控的肖乐军等人在本案中将被害人殴打致死,辩护人并无异议。但是不同意对本案的定性,我们认为,本案应当定性为“故意伤害(致死)”。理由如下:
《刑法》中的杀人犯罪的主观上必须具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利的故意。无论是直接故意杀人还是间接故意杀人,都是如此。不同点在于前者积极追求杀人后果实现,而后者放任杀人后果实现。
通观本案材料,我们认为本案各被告人的行为均不符合上述主观要件。
首先,作为本案的全案的组织、指挥者,石卫军就并未要求其他被告人打死被害人。而只要求“教训”被害人,教训到什么程度呢?只要求“打趴下”。
其次,作为纠集肖乐军、罗小勇二人的主犯曾小帅,一方面,自己并没有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的主观意愿(见公安卷P231页倒数第3-2行曾小帅的供述:“问:你们当时报复受害人时,是怎么想的,是否考虑后果?答:没有想这么多,只想为石卫军出口气。”)
第三,肖乐军本人就更没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利的故意了。他在审讯中交代:“我去打武警抱着的心态就是想帮助朋友出气。(见公安卷P177页第5-6行)”在公安卷P170页倒数第3-1行还有如下的供述:“问:你是否知道,你对武警项部猛打这几下,会出现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吗?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武警反抗后,我的火就上来了,先打了再说,不计后果了。” 他系受人指使,为人出气,年轻气盛,不知深浅。根本没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利的想法,所以,甚至在以故意杀人罪宣布对其被告逮捕时,他还表示说:“我不相信被我们打的那人已经死亡,我没有故意去致他死亡,只是根据别人的意思去教训他们。(见公安卷P178页倒数第9-8行)”
本案其他打人者也是如此:如公安卷P240倒数第6-4行王元峰供述:“问:你当时用三截棍猛击武警的背部,你考虑到严重后果没有?答:我当时看见他们都在打,我拿起三截棍就打,根本没有虑到什么后果。”罗小勇也有相似的供述:“问:你们去打那个武警,究竟是想置他于死地还是想打他一顿而已?答:我只是想打一顿教训一下,…… 我们绝对没有想打死他或打废他手脚。(见公安卷P258倒数第1行-P259第4行)”类似的供述还有,就不冗言。
最后,从实际行凶时间看,殴打的时间很短:肖乐军说“只有几十秒(见公安卷P170页第8行)”;石卫军说“不到一分钟,他们三人就跑出来了(见公安卷P191页第1行)”;目击证人胡宇航也说“大约一分钟(见公安卷P57页第12-13行)”。只有罗小勇说是“约四五分钟内”,可以肯定罗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综上,可以认为,肖乐军等人并无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

2         肖乐军在本案中的犯罪地位分析

2.1     肖乐军在致害行为中的作用

法医鉴定认为死者系“后颈部遭受钝器(棍棒)打击致颈椎脱位,颈髓损伤死亡。”查有关医学资料,第一颈椎又称寰椎,靠下面的第二颈椎又称枢椎,颈部忽然伸屈扭转,或头部处于一侧过度旋转位,或颈部作超过正常范围活动,均可能发生颈椎脱位。从本案死者伤情来看,他后枕部并无骨折,如果系死者后枕部、颈部遭受钢管猛力打击,应当会有相应的创伤。南华大学附二医院骨外科专家黄晃瑜副教授在审看了本案的法医鉴定后出具咨询笔录,明确指出:只要头颈部遭受水平分力,无论是拳击还是棍棒都可以造成颈椎脱位之类的损伤。可见,法医鉴定认定本案被害人的颈椎脱位是棍棒造成的损伤,显然过于武断。
 
从各案犯供述看,同案犯曾小帅首先冲上去对死者头部实施拳击的,他说:“我冲到那个当兵的面前,对着那个当兵的左太阳穴及左边脸部打了几记摆拳(见公安卷P216倒数第1行至P217第1-2行)”。公安卷P224倒数第7-6行也有相同的供述。罗小勇也证明:曾小帅“第一拳打了他头部,然后左右开弓连续击打他下巴、胸部等处,他大约打了二十几下(见公安卷P256第11-13行)。”肖乐军也说:“曾小帅是第一个冲上去,用勾拳打这个战士的下巴、胸部等处 (见公安卷P181第7-8行)” 。使用摆拳打击头部和使用用勾拳打击下巴同样也可以造成颈椎脱位。虽然不能说死者的颈椎脱位就一定是曾小帅一个人造成的,但是也不能认定死者的颈椎脱位就一定是肖乐军用钢管击打造成的。
肖确实用钢管击打过死者颈部和背部,不过,肖是在妇幼保健院的电梯里实施殴打的。这个电梯是国家标准电梯,呈长方形,长2.4米,宽1.2 米,高2.2米。肖身高1.7米,双手举起可达2.1米,加上钢管的长度(约一尺长:见公安卷P236第5 行王元峰供述),可以达到2.4至2.5米,如果抡圆了,不可能不造成内壁损坏,但从现场勘察资料看,并未见到电梯内壁有被钢管损坏的痕迹。事情也凑巧,事发当天,我就因此事被妇幼保健院的院长紧急约见,咨询院方有什么责任,我次日上午就到这个电梯做过仔细的观察,它的左右内壁均为玻璃宣传窗,里侧为一面镜子,顶部全是小日光灯。全都非常完好。而死者身高1.77米,打击的是头颈部,从力学的角度看,在这样的狭小环境里,打击力度不可能很大。尽管肖自己说用力过猛,钢管还滑脱了手。但在那个环境里,使用棍棒实际上是不可能用得上太大的力气的。

2.2     肖乐军在共同犯罪团伙中的地位

本案共同犯罪团伙由五人组成,石卫军是全案的组织者,是他纠集了曾小帅,曾再纠集其他人,他又是本案行凶行为的策划者和指挥者。曾小帅是实施殴打的组织者,事前让肖和罗准备凶器的是他(见公安卷P219第7-8行),事中第一个冲上去拳击被害人的也是他,事后的石卫军把钱都给了他,总共600元他一人就拿了500元(见公安卷P220第13行)。肖乐军实际上只是受命于曾小帅动手打人而已。起诉书之所以将他列为第一被告,实际上是受了法医鉴定结论的误导。在我们看来,公安机关的排列更合理,肖乐军的责任排序应当排在第三位。

3         本案起因

为了更公正的处理本案,本案的起因也不能不做一分析,因为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前因后果。对案件的公正处理也不能不看前因后果。当然这一分析由石卫军及其辩护人来做也许更合适,所以,我只稍做分析:引起这场悲剧的前因中,死者本人是有责任的。故在量刑时应当考虑这一因素。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肖乐军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犯罪而是故意伤害致死,肖乐军不应列为第一被告,也不应对全案负责。
                                              
 
    我们的发言完了,谢谢法庭!
 
                             辩护人:邹鲁军  肖卫华
                                          2005年1月20日
附二 上诉状
 
刑 事 上 诉 状
 
上诉人:肖乐军(肖重阳),男,1983年1月22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无业。现羁押在千yabovip2008市第二看守所。
 
 
    上诉人因 故意伤害(致死)一案,不服yabovip2008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衡中法刑一初字第95号刑事判决书,现提出上诉。
 
上 诉 请 求
 
  依法改判上诉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上 诉 理 由
 
    上诉人认为:本案被害人死亡原因并未查明。认定被害人之死完全由上诉人打击造成的依据尚不充分。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依据是“法医鉴定”,该鉴定认为死者系“后颈部遭受钝器(棍棒)打击致颈椎脱位,颈髓损伤死亡。”查有关医学资料,第一颈椎又称寰椎,靠下面的第二颈椎又称枢椎,颈部忽然伸屈扭转,或头部处于一侧过度旋转位,或颈部作超过正常范围活动,均可能发生颈椎脱位。从本案死者伤情来看,他后枕部并无骨折,如果系死者后枕部、颈部遭受钢管猛力打击,应当会有相应的创伤。
原审查明:在发现被害人在电梯里时,“曾小将冲上去朝胡毅宏的左脸部打了几记摆拳,其他三被告人也冲上去开始动手打胡毅宏,将胡毅宏打进电梯”。如果上述认定事实准确,则有两个事实也必须认定:
一是被害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受过头面部摆拳打击。
二是上诉用钢管对被害人击打是发生在被害人被打进电梯之后,也就是说,是在电梯里面手持钢管对被害人头颈部实施击打的。
上诉人的辩护人在一审期间向法庭提交了南华大学附一医院和附二医院的医学博士和骨外科专家在审看了本案的法医鉴定后出具的咨询笔录,均明确指出:只要头颈部遭受水平分力,无论是拳击还是棍棒都可以造成颈椎脱位之类的损伤。使用摆拳打击头部和使用用勾拳打击下巴(案卷材料证明曾小将还用勾拳打这个战士的下巴、胸部等处 [见公安卷P181第7-8行])同样也可以造成颈椎脱位。因此,不能认定死者的颈椎脱位唯一原因就是上诉人用钢管实施的击打。
其次,该法医鉴定本身也存在不少未经核实之处:
1)尸体检验“右侧鼻孔有血迹”,说明很可能有颅内出血、颅底骨折。
2)尸体检验“左后枕角有一1.2×4.5厘米的头皮挫裂创,探及颅骨,相应处颅骨无骨折。”说明打击力不大。如果打击力大,应会直接造成颅骨骨折。从肖乐军和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来看,这是由肖乐军用铁棒打击所致。可见,肖乐军用铁棒打击的力量不大。
3)尸体检验“左颞部皮肤青紫肿胀”,说明很可能左颞动脉破裂,导致颅内出血。
4)尸体解剖“右颞部肌肉出血,左颞部头皮血肿”,说明颞动脉很可能已破裂,有颅内出血。
5)尸体解剖“后枕部、顶部及两侧颅骨无骨折”,说明打击力不大。如果打击力大,应会直接造成颅骨骨折。从肖乐军和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来看,这是由肖乐军用铁棒打击所致。可见,肖乐军用铁棒打击的力量不大。
6)尸体解剖“第一、二颈椎明显脱位,颈髓挫伤,椎管内有大量血液。”这里的“明显脱位和大量血液”包含什么信息,说明什么问题?脱位的类型,有否颈椎骨折,韧带有否断裂,颈椎动脉是否破裂,椎管内有大量血液来自哪里、多少,是来自颅内出血,还是颈椎动脉破裂出血?这些情况都不清楚,导致无法客观地科学判断引起被害人死亡的真正原因。
再次,法医鉴定不全面,结论缺乏唯一性和排他性
1)法医鉴定书认为“后枕部、顶部及两侧颅骨无骨折”。但是,不能排除有颅内出血。从上述我们对法医鉴定的几点看法中分析,很可能有颅内出血。依照法医解剖标准,这种情况下,应该开颅查看颅内是否有出血及其他病理变化。如有颅内出血引起脑疝等病理改变,也可能导致死亡。
2)对于“颈椎明显脱位和椎管内有大量血液”,依照法医解剖标准,应该探查脱位的类型是前脱位、后脱位,还是旋转脱位,有否颈椎骨折,韧带有否断裂,颈椎动脉是否破裂,椎管内有大量血液来自哪里、多少,是来自颅内出血,还是颈椎动脉破裂出血?因为查清这些问题,有利于推断是那个方向的打击力造成颈椎脱位,有利于判断是颅内出血致死,还是颈椎脱位引起颈髓挫伤致脑干呼吸中枢衰竭而死,或者两者该有之。
综上所述,法医鉴定不全面,在没有排除颅内出血和那种方向的打击力导致脱位的情况下,就冒然认定“后颈部遭受钝器(棍棒)打击致颈椎脱位,颈髓损伤死亡。”缺乏充要依据, 显然过于武断,不符合科学证据的唯一性和排他性。所以,本案法医鉴定结论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
 
此外,这个电梯是国家标准电梯,呈长方形,长2.4米,宽1.2 米,高2.2米。肖身高1.7米,双手举起可达2.1米,加上钢管的长度(约一尺长:见公安卷P236第5 行王元峰供述),可以达到2.4至2.5米,如果抡圆了,不可能不造成内壁损坏,但从现场勘察资料看,并未见到电梯内壁有被钢管损坏的痕迹。电梯的左右内壁均为玻璃宣传窗,里侧为一面镜子,顶部全是小日光灯。全都非常完好。而死者身高1.77米,打击的是头颈部,从力学的角度看,在这样的狭小环境里,打击力度不可能很大。尽管肖自己说用力过猛,钢管还滑脱了手。但在那个环境里,使用棍棒实际上是不可能用得上太大的力气的。
可见,法医鉴定认定本案被害人的颈椎脱位是棍棒造成的损伤,显然过于武断。
原判称: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和申请重新鉴定的理由均不成立”,事实上在一审中,上诉人委托辩护人申请法院重新鉴定,原审办案人员已经同意了这一申请,但不可思议的是原做出鉴定的yabovip2008市雁峰区公安分局的法医居然说是原始材料找不到了!无法进行重新鉴定,法院又不能强迫他们交出那些材料来,因此只能作罢。可见,不是“理由不成立”,而是客观上无法进行重新鉴定!这样实际上就是非法剥夺了刑事诉讼当事人重新鉴定的权利。使得被害人的死因成了几乎无法确定的一个疑问。
问题还不公如此:如此重要的原始材料居然才过了四个月(2004年8月16日出具鉴定,12月17日申请重新鉴定)就找不到了!无奈,辩护人又申请法医出庭授受质询,但也未能如愿。这样,不仅非法剥夺了当事人重新鉴定的权利,而且连在法庭对有疑问的法医鉴定进行质证的权利也实际上被剥夺了!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这里面是不是存在其他不可见光的东西了。
 
刑事案件的证据规则要求证据必须做到排除任何合理怀疑,但本案量刑的法重要证据法医鉴定就未能达到这一要求。故上诉人再一次申请重新鉴定,如果就凭原来那个存在各种疑点的法医鉴定就判处上诉人死刑,上诉人在九泉亦永不能服!
综上所述,本案核心事实尚未查明,原法医鉴定无法排除合理怀疑,认定上诉人的击打是被害人唯一死因证据不充分。请依法改判。
 
    此致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肖乐军
 
2005-04-23
 
 
 
附件三 二审辩护词
 
二审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尊敬的法庭:
接受本案被告人肖乐军的委托,担任他的辩护人,出庭为其辩护。本案一审我也是辩护人,经过近三年时间,我对本案的案情及前因后果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本案的思索也有了进一步的深入。下面我们将依据本案事实和我国现行法律发表辩护意见,请法庭采纳,并与检察官商榷。
在正式发言之前,我再次向被害人家属表示沉痛的哀悼,《刑诉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辩护人责任如此,我的发言如果引起了被害人家属或者其他同案人的不快,还请谅解。谢谢!

1         肖乐军在本案中的犯罪行为分析

1.1     肖乐军在集体致害行为中做了些什么

法医鉴定认为死者系“后颈部遭受钝器(棍棒)打击致颈椎脱位,颈髓损伤死亡。”查有关医学资料,第一颈椎又称寰椎,靠下面的第二颈椎又称枢椎,颈部忽然伸屈扭转,或头部处于一侧过度旋转位,或颈部作超过正常范围活动,均可能发生颈椎脱位。从本案死者伤情来看,他后枕部并无骨折,如果系死者后枕部、颈部遭受钢管猛力打击,应当会有相应的创伤。我在一审时,南华大学附二医院骨外科专家黄晃瑜副教授在审看了本案的法医鉴定后出具了咨询笔录,他明确指出:只要头颈部遭受水平分力,无论是拳击还是棍棒都可以造成颈椎脱位之类的损伤。可见,法医鉴定认定本案被害人的颈椎脱位是棍棒造成的损伤,显然过于武断,如果以此定案,也将是武断的。
 
从各案犯供述看,同案犯曾小帅首先冲上去对死者头部实施拳击的,他说:“我冲到那个当兵的面前,对着那个当兵的左太阳穴及左边脸部打了几记摆拳(见公安卷P216倒数第1行至P217第1-2行)”。公安卷P224倒数第7-6行也有相同的供述。罗小勇也证明:曾小帅“第一拳打了他头部,然后左右开弓连续击打他下巴、胸部等处,他大约打了二十几下(见公安卷P256第11-13行)。”肖乐军也说:“曾小帅是第一个冲上去,用勾拳打这个战士的下巴、胸部等处 (见公安卷P181第7-8行)” 。使用摆拳打击头部和使用用勾拳打击下巴同样也可以造成颈椎脱位。虽然不能说死者的颈椎脱位就一定是曾小帅一个人造成的,但是也不能认定死者的颈椎脱位就一定是肖乐军用钢管击打造成的。
肖确实用钢管击打过死者颈部和背部,不过,肖是在妇幼保健院的电梯里实施殴打的。这个电梯是国家标准电梯,呈长方形,长2.4米,宽1.2 米,高2.2米。肖身高1.7米,双手举起可达2.1米,加上钢管的长度(约一尺长:见公安卷P236第5 行王元峰供述),可以达到2.4至2.5米,如果抡圆了,不可能不造成内壁损坏,但从现场勘察资料看,并未见到电梯内壁有被钢管损坏的痕迹。我是yabovip2008市妇幼保健院的法律顾问,事发当天,我就因此事被妇幼保健院的院长紧急约见,咨询院方有什么责任,我次日上午就到这个电梯做过仔细的观察,它的左右内壁均为玻璃宣传窗,里侧为一面镜子,顶部全是小日光灯。全都非常完好。而死者身高1.77米,打击的是头颈部,从力学的角度看,在这样的狭小环境里,打击力度不可能很大。尽管肖自己说用力过猛,钢管还滑脱了手。但在那个环境里,使用棍棒实际上是不可能用得上太大的力气的。
原一审和二审中,我都提出过要求重新鉴定,但因为检材已经不在了等原因终于未能如愿,但正因为如此,就不能认定被害人一定死于肖乐军手下,或者说,不能认定肖乐军的殴打行为是被害人致死的唯一原因。

1.2     肖乐军在共同犯罪团伙中处于何种地位

本案共同犯罪团伙由五人组成,石卫军是全案的组织者,是他纠集了曾小帅,曾再纠集其他人,他又是本案行凶行为的策划者和指挥者。曾小帅是实施殴打的组织者,事前让肖和罗准备凶器的是他(见公安卷P219第7-8行),事中第一个冲上去拳击被害人的也是他,事后的石卫军把钱都给了他,总共600元他一人就拿了500元(见公安卷P220第13行)。肖乐军实际上只是受命于曾小帅动手打人而已。起诉书之所以将他列为第一被告,实际上是受了法医鉴定结论的误导。一审时,我认为,公安机关的责任排序将肖排在第三位,比起起诉书的排列来更合理,至今我仍坚持这一观点。

2         本案被害人有过错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前因后果。对案件的公正处理也不能不看前因后果。当然这一分析由石卫军及其辩护人来做更合适,但案件是一个整体,起因只有一个。被害人在本案的起因中存在过错,正在这种过错,才被某些人利用,指使肖乐军等人行凶。肖乐军与被害人并不认识,所谓近日无仇往日无冤,而且,他与石卫军也不认识,石卫军又不是出钱雇他行凶打人,不是因为仇恨,不是为了友情,也不是为了钱,他为什么会参与这场打斗呢?就是因为在石卫军介绍了情况(不排除存在煽情)后,激起了肖乐军等人的义愤,肖乐军当时才二十岁,刚从学校出来,血气方刚,一个在偏远农村长大的孩子,又没有社会经验。他为石卫军出首,在他看来,还是一件见义勇为的壮举呢!所以,虽然案件的结果客观上造成了被害人的死亡,但肖乐军的主观恶意是不大的。整个打斗的时间也持续不长,可见他们并不想致被害人于死地。完事后,他们也没有离开yabovip2008,因为他们觉得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总之,在案件的发生发展过程中,如果没有被害人的过错行为,就不会发生加害人的致害行为,因此受害人的过错与案件的发生具有因果关系,是损害发生的原因。加害人的过错行为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因此而受害人的过错可以导致加害人责任的减轻。这一原则不仅可以适用于本案中的石卫军,也同样可以并且应当适用于所有被告人。请二审法院在量刑时慎重考虑这一因素。
 

3         肖乐有立功表现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的2005年9月14日,肖乐军(重阳)向监管部门举报了刘杰及同案犯史新杰、姜柯柯、孟宪龙抢劫一案,经yabovip2008市蒸湘区人民法院审理终结,2006年2月27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上述四人均构成抢劫罪,并分别判处上述四人有期徒刑5年、5年、4年、4年。罚金4000元、1000元、2000元、2000元。现判决已经生效。
本辩护人2006年3月28日曾向贵院提交了yabovip2008市雁峰区公安分局刑事侦查案卷中的材料二份,其中对刘杰的问话笔录一份,肖乐军(重阳)亲书检举报告一份。证明该案来源系肖乐军(重阳)检举。同时提交yabovip2008市蒸湘区人民法院(2005)衡蒸刑初字第195号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被肖乐军(重阳)检举刘杰等四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2006年5月10日,本辩护人又会同受省高院委托的yabovip2008市中级法院一审审理本案的法官一同到yabovip2008市二看守所,调取了“关于罪犯肖重阳检举他人犯罪线索的情况说明”,并由yabovip2008市中级法院转交了贵院。
《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肖乐军(重阳)揭发他人共同犯罪行为,查证属实,有四名被告人因此同时被绳之以法。均被判处4年或者5年有期徒刑和罚金。
因此,本辩护人认为肖乐军(重阳)符合《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的情形,被检举的四人虽因为系未成年人而未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但同时检举四人均被判处四年以上有期徒刑和罚金,也可以认定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对其减轻处罚。恳请贵院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对肖乐军(重阳)判处死缓或者无期徒刑。以体现法律之公正和对罪犯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的鼓励。
 
 
综上所述,本辩护人认为,肖乐军还不是“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且有立功表现,对于他完全可以适用《刑法》第四十八条一款的规定,改判死缓。  
 
我们的发言完了,谢谢法庭!
 
 
                                           辩护人:邹鲁军
                                          2007年8月28日

地址:yabovip2008市华新开发区祝融路8号沐林美郡第28栋18楼 电话:0734-8146358 传真:0734-8270450 E-mail:yedalaw@sina.com
网址:www.yedalawyer.com 乘车线路:101路、123路、340路、139路、104路、115路公交车 湘ICP备00001